鬼村到鬼镇的发展

这是对村镇发展变化的一个极端预测,请当一篇抒情文章来看好了。

其实以后就没有鬼村,应该叫:消失的村庄和鬼镇比较贴切一些。

鬼村是当前的主流形式,就是大家已经熟知多年的留守儿童村,村里留下的都是老人和孩子,年轻人全部到城市打工了,置身于一个偌大村庄一整天你也看不到几个人,即使看到人也是没有什么表情,没有生气的中年人、老人,那种静静的感觉对于生活在热闹城市里的青年人来说有点“鬼”,如果把现实演变成电影或者电视的话那是非常恐怖的,如果以年为时间长度用录像机来记录一个村子的每一天,然后用倍数加速来观看,你看着会起鸡皮疙瘩,特别是春节前后的变化,就像诈尸一样,每次团聚必然有离散,回头想想就跟从来没团聚一样,这在目前的环境下体现异常明显。

我老家是苏北农村的,对此我深有体会,小学时候是村子里最热闹的,大家也都知道谁家富谁家贫,但是小伙伴在一起玩很单纯、快乐,随着时间的推移,有些小伙伴就到城里生活了,有些小伙伴跟父母不知道去哪里了,缘起缘灭,分开即失去,环境变人变,所留下来的是美好的回忆、土地和房子。搬去城里生活的人有一个比较普遍的特点,开始两年还偶尔回来,拔拔草什么的,但是人就这样,架不住时间长,过去的就过去了是回不去的,慢慢的可能心中的那份不舍或者眷恋也就被新环境、新朋友所占据。

初中、高中、大学、工作,每年我至少要回去几次,村子里不断有人搬去镇上、城里生活,也有人出国,也有人外出务工若干年都不回来一次,发小间留下的也仅仅是美好的回忆,心近者少,唯一不变的是土地和房子,经过时间的洗礼,破旧不堪的老房子太多,那房子就静静的矗立在那里,就像地球上的一块净土,终年没有人气,有的房子大门已经破了,院内、屋子里到处荒草,这样的屋子别说正常人,就怕是小偷也不见得敢进去,我每次回来经过就会忍不住矗立回想过往。

人的追求也是分级的,在外飘的人大部分还是会回来,回来是分层生活,在市区定居、郊区定居、当地镇定居,村子里不太过的贯啊,晚上6点就黑灯瞎火的,物质生活向上容易,向下不易。

生命和时间是统一的,现在留守村的老人应该是30-50年代为主力,镇上主力应该是70年代前后,这都得一波一波顺应历史潮流的离开,年轻人还是会往综合设施完善、医疗、教育完善的城市去,这就是我在没有数据支撑下,靠个人10年来的感受的预测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